人生若只如初见

2019/11/22 15:27:40 分类:吉州法院

  

“想到给你们写信,有感于你们当年的相濡以沫和离婚后的彼此愤恨。感情的割舍放弃,于你们而言,或许是恩断意绝,可至于孩子,莫过最大伤害。放手昨天,展望明天,让孩子们走好今后日子的每一步,这是你们父母、我们法官的共同愿望...”听完我的来信,孩子的父母流眼朦胧。

11月初的清晨,南方的天气令人略有一丝凉意,微风吹过落叶,一切美好如初。吉安市吉州区法院办公楼下站着一位女子,肩膀上的背包明显把她单薄的躯干压弯了不少。一眼看去,她年龄明显不大,可岁月的印记鲜明地刻在她的脸上。“法官,我想把钱交了,可不可以让我见下儿子。”简单的一句话和她欲言又止的表情,让我觉查到她的心里一定藏有故事。

来访人姓郭。十年前,17岁的郭某在广东打工时与老乡刘某相识。一个貌美如花,一个青春年少,两人很快坠入爱河。郭某怀孕后,双方回老家登记结婚。为了生计,刘某返回工厂打工,郭某则留在老家农村抚育刚出生的儿子。

时间如旧时的钟摆,周而复始。此后的数年,没有两地分居经历的人是无法感同身受那望眼欲穿的痛苦。距离是可以产生美,可夫妻之间的距离,如果没有期限,产生的只能是陌生和绝望。双方最终走到了法院,经调解,儿子由小刘抚养,小郭每月支付儿子的抚养费500元,夫妻分道扬镳。

经历了感情的挫败和母子骨肉分离,小郭扛着生存的勇气重新南下打工。数年间,她进过工厂,当过保洁员,摆过夜市,站过柜台。独自生活虽不易,但来自吉州法院的一纸执行通知书近乎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原来,由于未及时支付小孩的抚养费,亲生儿子申请了强制执行。“那几年,我含辛茹苦带着儿子,没想到反被儿子告到法院。”经过短暂的接待,执行法官明白了“委屈”的缘由。

每当当事人说起在执行局一次次欢喜亦或愤恨的经历,一次次沟通无果的彷徨和发自内心的感激时,心结的解开与锁死都牵动着我的心。虽然小孩的强制执行申请系其父亲递交,但无视当年母亲费心劳顿于小孩跟前的点滴过往,简单就案办案,当事人不服气,群众也不会满意。想到这里,我主动打电话给孩子的父亲,讲明小郭未及时偿付抚养费的失当,但希望其谅解这个单身女子的不易,孩子的秋冬冷暖和学习教育她始终挂在心上,希望他不要简单用人民币丈量母子亲情。

电话里,孩子的父亲从硬性表态到答应见下他的前妻。约好时间后,乘着午休时间,我给孩子的父母写了封信。“希望你们换位思考,数千元的抚养费不应成为横亘在你们中间老死不相往来的硬伤,而缺少母爱的关怀,你们更应精心呵护孩子的扬帆远航。请千万不要让孩子们在见到同学父母恩爱与共时,留下羡慕和嫉妒的目光!基于孩子,愿你们以朋友来往,共同筑起孩子梦想的基石。”

幸福其实来得很容易,后面浮现的画面体现了善意执行的情怀溢价:小郭见到了自己近一年未曾蒙面的孩子,母子相拥而泣,父亲在旁不时擦试着眼睛...看到他们三人一起走出法院,我内心暖暖的,执行工作确实要“量体裁衣”、因案施策,最大限度让当事人感受到公平正义。

人生若只如初见,那首传遍大江南北的歌曲《当你老了》,是孩子给父母、父母对孩子最生动的传唱。让我们留存那份的美好于心底最深处,并衷心祝愿每一位用心生活的人,幸福长久。